没有名字

每天都很烦

他是龙(3)

Starry:

他是龙(3)
  
  
不可描述感情纠葛


(3)


        虽然七月流火,虽然海岛上水汽清凉,秋老虎是哪儿的人都抵御不了的——不然王俊凯怎么会在灌下一壶泉水之后,面对王源白净赤裸横陈着的身子,仍觉得喉咙发干呢?
 

        星辰悄悄偏斜位置,距离那光焰灼眼的一幕起码已过了一个时辰。王俊凯对地形尚不熟悉,一路上攀岩辗转,怀里还抱着一个湿滑得几乎抓不住的人,寻这山洞寻得跌跌撞撞,费了好一番力气。他挺不自在地把人挪到床褥上裹上毯子,转身站到洞口吹风,这才慢慢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救了“龙”。传说里凶恶恐怖的巨大生物,化成人形从空中坠落,瘦削又苍白,彻底失去防备。但凡那时他动一点杀心,王源毫无还手之力,下场只有葬身大海。


        可王俊凯不忍。也震惊、也气愤,但更多的是不忍。少年身体上发烫的脉络中仍有金光流转,面容却那么虚弱憔悴,紧闭的眼角湿润一片,在苍白肌肤映衬下红得艳丽凄绝,仿佛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又何尝不委屈?被本能所支配着,一举一动全是身不由己,平息下来时就在这荒岛上孤独地等待,等待下一次失控。


        王源之前讲过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话,他一下子全听懂了。那得有多难过啊,王俊凯皱着眉捏了捏鼻梁。他自己都没发现,这二十年来所欠缺的人情味儿,全给了那才认识两天的“神异邪物”。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王俊凯回头就看见王源整个人卷在毯子里,大概是想逃跑,结果一侧身就滚下来摔在地上。王俊凯三步并作两步过去,连人带毯子放回床上,定睛一看王源又咬着嘴唇,呜呜咽咽地要掉眼泪。


        “……摔疼了?”王俊凯俯下身,一边递上一杯水,一边把黏在小脸上汗湿的发丝捋到他耳后,“喝点水。”
  

        王源侧过脸抿了一口,刚润湿嘴唇就被他亲密的动作吓得缩了缩脖子,又慢慢放松了任他摩挲,小声说:“你没生气?”


        “我生什么气?你自己往山下面摔。”王俊凯捏捏他的脸,起身拿了药皿回来,冲他扬下巴,“翻身,抹药。”


        王源瞪圆了眼睛。他是做好准备被王俊凯狠狠揍一顿的,毕竟是自己害他落到这一步,还来来回回信口开河地骗。可眼前这个人,平静的脸上找不出一点怒气。


        果然还是低估了人类的承受能力啊。王源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编那漫天的谎话干什么?


        想乖乖翻身,可刚一使力王源就又要哭:“疼……”
 

        王俊凯扳着他的肩膀给他翻过去。掀开毯子,后背上伤痕触目惊心,渗着血。他蘸着草药抹上去,血腥气被清香吞没,让那个人身上不住发着抖的痛感就顺着指尖传到他自己身上,莫名其妙跟着皱眉,赤裸的腰线看在眼里只剩心疼,一点旖旎念头都没有。


        王俊凯放下药皿,轻轻吹了吹伤口哄道:“晾一下。”说完便躺到王源旁边,抻了抻酸疼的腰。可把他折腾死了,王家的少爷何尝这么费心费力伺候过谁?


        王源一个劲儿往旁边挪,挂在床沿上,背对着他呼吸凌乱。本来一直忍着不出声,突然想起什么,“哎呀”一声惊呼。王俊凯还没躺稳,以为他又要掉下去,伸手拦住腰把人往回捞:“别挪了我又不吃了你!”想了想觉得不对,又改口:“你又不吃了我!”


        一低头就看见王源眼睛红红的,泪汪汪看着他。王俊凯额角一跳,这是兔子成精吧,怎么会是龙?


        “怎么了?”他放软语气,“还疼呢?”别是伤了骨头,那就麻烦了。


        “那个衣服……”王源嗫嚅着,越想越难过,“烧掉了……”


        王俊凯愣了愣,失笑道:“没事,还会有新的的。等我……”


        等我带你出去。


        王俊凯把后半句话咽回去,自己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怎么说王源都是天地不容的龙族,只是比常人想象里白净善良了些,抬了张人畜无害的脸而本性真的如此,可这难道就能让他一直禁锢在人形里,藏着掖着去过他们的生活?有时候王源自己都抑制不住。


        保持一些距离,可能于他于己都好。
  

        “睡吧。有什么明天再说。”王俊凯觉得自己的脑子快烧坏了,累得没办法继续思考下去,闭上眼。


        王源半天没回答,王俊凯以为他已经睡着了。半梦半醒间感觉他转过身来向这边挪了挪,把毯子一角丢到他身上,说话时带着委屈的鼻音:“别着凉。”


        他身上仍泛着不正常的烫,堪堪贴在王俊凯胸口。王俊凯睡意全无,心里认命地叹息,干脆把少年揽进怀里,温柔摸了摸他僵硬的后颈:“睡吧。”
 
 
        循规蹈矩二十年——此刻崩塌得莫名其妙,不知所起。来不及权衡利弊了,也来不及高瞻远瞩了,读过的情诗突然都有了生动的注脚。


        如果一辈子就只能疯狂一次,王俊凯决定留给王源。
 
 
       雨声如注。
 


        第二天清晨起来,王俊凯发现王源却早早跑掉。绕岸找了几圈不见人影,最后才发现他躲在深林里,坐在树杈上晃着腿发呆。王俊凯看着好笑,悄悄踱到树下。
 
 
        “王源儿!”


        少年吓得差点掉下来,低头惊慌地看他:“干,干嘛?”


        “下来,带你玩个好东西。”王俊凯提起手里的纸鸢给他看。


        上次扎这东西还是小孩儿时候了,好歹没全忘掉。岛上可用的东西少得可怜,竹签作骨丝帛为翼,轮盘绕线做了简陋的线轴。试了几次才扎好一只火红轻盈的凤凰,抽开的丝做成流苏,是翎羽。要哄小孩儿,还特地翻箱倒柜,镶上两点白玉当眼睛。


        王俊凯才不管被骗了的是自己,怎么还要反过来哄他。


        王源一下子没了小情绪,两三下爬下来,把纸鸢拿在手里端详,眼睛发亮地笑:“真好看。这是什么?”


        “它叫纸鸢,会飞的。走,去试试。”
  

        王俊凯捉住他的手腕往崖边领,王源紧张地踉踉跄跄,跟在他身后。青年的手几不可察地一点点往下滑,经过腕上泛青的脉络和虎口,最后牵住了他。王源心跳如擂鼓,下意识要往回抽,可王俊凯用了力气,抽了几次没能成功。越抽王俊凯牵得越紧,像要捏碎他的指骨,看着前方嘴角勾起一点得逞的笑。


        不知是不是昨夜下雨下得湿气太重,王俊凯换着方向试了几次,还是没能把纸鸢送上天。王源抿着嘴不做声,忍了又忍还是“噗嗤”笑了出来。


        王俊凯折了面子,脸有点烫:“好久没放,生疏了。”


        “你要顺着风啊,在这儿放是放不起来的。”王源笑眯眯指给他,“你看,那儿就可以,迎着光很清楚的。”


        王俊凯惊奇道:“你能看到风?”


        “你看不到吗?”轮到王源咋舌。


        “人类……我们不可以的。”


        王源笑着拿过纸鸢,往刚才指的崖石走去:“我来让你看到风。”


        他注视着虚空里缓慢流飞的光线,嘴角笑意收敛起来,眼眸如墨漆黑,深深凝视着弥漫雾气的山谷。王俊凯看不到,但他似乎能感受到细密水汽在那样的视线感召之下汇集流转,连成积蓄力量的一片。


        凤凰的翎羽轻轻一动,纤细手指拖着的纸鸢腾空而起。


        王源回头冲王俊凯笑,一脸邀功请赏似的得意。王俊凯摸了摸他的头发,把线轴递过去:“抓紧了,别松手。”


        王源专心致志调整着线轴,看那凤凰活了似的上下翻飞,红翼入云,玉眼泛着剔透的光。正不亦乐乎,身后的人把他环抱住,青年的气息笼罩上来。王源手一抖,线轴掉下山崖,纸鸢却恰时断了线,越升越高,消失成天际隐约的一点血色。


        “没事儿,让它飞。”王俊凯捉住他的手腕,“别动。”


        低音带着湿热气息笼在耳畔,王源真的一动也不敢动,更不知说什么,只好低下头任他抱着。青年赤裸的胸膛贴在他后背上,心脏搏动有力,带着他的心脏叠成同样的节奏。


        王源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


         “王俊凯……”


         “嗯。”


        “我是个怪物。”


        “你只是龙。”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会很可怕。”


        “会好的。”


        “不会的,我就是那个样子。”


        “那也没关系,我跑快一点。你别再像昨天那样了。”


        “我是个男孩子。”


        “我知道。我也是。”


        “而且我,不会跟你走的。”

 
        我会害死别人的。我已经害了你了,我不应该那样的。


        所以求求你让我孤独下去吧。不要再对我好了,放开我吧。


        王俊凯沉默了一会儿,大手包住他的手握紧:“不可以跟我走吗?”


        王源缓慢坚定地摇了摇头,眼泪一滴滴砸在王俊凯手背上。


        “没关系,”王俊凯抬手轻轻拂过他的脸,“那我留下来。”



        王源又欣喜又惊慌。他不敢抱太大希望,对王俊凯还是能躲则躲,少触碰一分之后少难过一点。可是夜夜临睡时都躲得远远的,早上醒来却无一例外整个人被他搂在怀里道早安。王俊凯给他讲故事,讲人烟阜盛的村落,讲渡口见过的各种奇怪的人,讲自己家里指的那桩乌龙婚事——


        “是这样?!”王源瞪圆眼睛。


        “是啊,”王俊凯摊着手,“那个新娘我从来没见过。”
  

        “那你是不是——”王源惊喜地欲言又止。


        “嗯,我走不了了。”王俊凯把人扯进怀里,捏他鼻尖,“开心了?乐了吧?”
 

        王源偷偷地笑,头一次回抱住他的脖颈。



        如此过了小半个月,王源一点点卸下心防——没办法不卸掉,王俊凯太好了,温柔得像天像地像海,有用不完的耐心。


       夜里王俊凯拿了本书倚在靠垫上,王源枕着他的腿听他读诗。昏昏欲睡,王源去拽他的手腕,把那本碍事的书拿掉。


        “源儿……”王俊凯俯身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王源眯起眼睛笑,抚上他的脸。黑而密的睫毛扎在手心里,王俊凯好脾气地合了眼任由他摸索。


        王源的手突然顿住了。


        熟悉的灼烧感像一朵烟花在他脊髓里炸开,接着越来越密集。他彻底清醒,翻身推了王俊凯就要跑开。可手腕却被人紧紧攥住,王源身上又绵软无力,根本无法挣脱。
  
  
        “放开!”王源毫无威胁力地吼他。
  
  
        王俊凯不知哪儿来的胆量和力气,用力一扯让人跌进怀里,一手攀住他的肩膀,一手在他身上慌张地毫无章法地摸索:“王源儿!我们想想办法,你不要跑好不好?”


        王源拼命挣扎,肌肤之亲让他感觉更糟糕了。热量在他的体内流窜,把内脏揉捏挤压得几乎爆开,王源被折磨得说不出话,只能无助地抓住王俊凯的胳膊呜呜咽咽地哭。


        “你……”王俊凯的手在胯间停下了,尴尬道,“王源儿,你好像不是要发作了。”


        “什么?”王源不再挣扎了,他只觉得王俊凯身上又凉又舒服,整个人贴上去。


        “……你知道人类怎么才有小孩吗?”
  

        “啊……?”王源急促地喘息着,汗滴渗出额头,“就,就把女孩子从胸口撕开啊,放在祭台上……”


        “……不是的。”王俊凯无奈地皱起眉,他实在不知道怎么给比海上的月光还要纯洁的少年解释,自己摸到的那鼓鼓囊囊一团代表什么。


        他定了定神,把两颊绯红的少年轻轻放在床上,解开白天他亲手系好的亵裤绳结。


        “我教你。”
  


TBC.


捂脸跑(´・ω・`)


晚安

评论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