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每天都很烦

养成攻略07

你腿:

源哥×俊俊


06


5K




07




事实证明王俊凯并没有被流言蜚语所影响,早上和公司开门保安来的一样早,晚上又被检查办公室的保安撵走,三天下来跟谁都没熟悉起来倒是把保全部的脸孔全都认了个遍。




得到王源的认可后一切都变得顺利起来,专辑名为Dancer同名主打也在筹备当中。今天下午在舞房练舞时,王珊珊告诉他明天要准备进录音棚了,接下来的时间减少说话,能不说就不说,保护嗓子不要吃辛辣食品,甜的……王珊珊说了一半,王俊凯就对她做了一个禁止的动作,然后用口型喊她老妈子。王珊珊对他翻了个白眼,出门时又告诉他,“明天下午王源会过来。”王俊凯对他做了个OK的手势,看她出门之后才想起昨天刘志宏在宿舍神乎其神的说叫自己小心顾新泽,昨晚睡觉前就想微信问问王珊珊,字都编辑好了,再看手机上的时间才发现已经过了凌晨,她肯定已经带她儿子睡觉了,就觉得不方便打扰,准备今天再问,却等人走了才想起来。把手机拿出来开机的时候发现上面还是个安卓小人就想冲下楼把刘志宏打一顿。




他的三星手机已经用了三年多,王俊凯平时的时间统统被训练占据,倒也不怎么用手机,于是他的手机就在两年之后还畅快如飞,不过最终也抵不过电子产品老化。今天凌晨他准备好第二天再问王珊珊之后就把手机往书桌上一扔,紧接着练了一天的地板动作导致身体极度不协调的刘志宏用他那个巨大的啤酒杯接了杯水路过放在两张床之间的破书桌时左脚踩到右脚……那整整一整杯水就洒在了他的手机上,于是安卓小人就永久的停留在了他的手机屏幕上。




化悲愤为力量!!!晚上王俊凯又在保全部的目送下出了公司。




如果不是因为明天要试唱,他不会一直饿着肚子,如果不是肚子太饿,王俊凯不会走这么快,如果没有走的这么快,他也许能听到保安大哥说的一句“哟,今天不止王俊凯这么刻苦啊?”或许也能看见那穿着一生黑,把头发挽起兜在帽子里的人。




他大抵是不敢瞎吃,只能在江婆婆正准备关门时冲进简陋小店讨了碗白水面吃。吃完又在本子上写下,“王俊凯今欠三元。”又翻了前几页,大致数了数,又掰着指头算算,加上今天的不多不少正好150,又进厨房帮忙把碗洗了,回宿舍的路上想着以后月头也不能吃牛肉面了,连雪菜肉丝都得考虑考虑。




肉简直就是万恶之源。




早上起床时把要还给王源的四百多块大洋放进早早就洗好晾干了的衣服口袋里又把衣服装进塑料袋里,出门时,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就急急忙忙的出了门,连门都没有关严,刘志宏被秋风冻醒时,暴躁的喊了声,“王俊凯!你丫把大门开着也不怕老子失身!”




王俊凯自然没有听见刘志宏的哀嚎,一溜小跑跑到公司直上11楼。王珊珊早就在门口等着了,见他上气不接下气,恨不得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赶赶赶赶什么赶?赶着去嫖娼啊?!跑快了嗓子有没有不舒服?”


王俊凯双手撑在膝盖喘气,还没想透这个已婚妇女露骨的表达方式,就又听见一句,“手机怎么不拿去修?想通知你今早不训练让你歇着的结果又联系不上你!你舍友手机也打不通。”




王俊凯挠挠头,“他手机也进水了…… ”




王珊珊环着双手,两眼紧盯他。




王俊凯闭了闭眼,“我搞得……”




“那你们俩都不用手机了?”




“不用了……没钱买……”






这两句话正好落进王源耳里,王源在拐角处停下脚步,又转身往回走,Anady觉得他有什么事情要瞒着王俊凯交代于是放轻脚步跟在后面,快到电梯间王源才开口,“你去给他买个手机。买回来之后把我号码存上直接给王珊珊,叫她跟王俊凯说是公司给的福利。”停顿了一会又说,“号码备注写王源儿。”说完先一步乘上了电梯直达21楼。




老汪的办公室门虚掩着,王源敲敲门,听着里面说,“请进。”才推门进去。




汪乾最近在偷偷的筹备十天后王源的生日会。汪乾早就知道王源虽嘴上常常说自己是甩手掌柜可其实该操心的他一样没少,所以这事便不想给他知道,一是怕失了惊喜,二是害怕他连这自己的生日会也要揽了去。汪乾见进来的人是他,便急急忙忙的对电话那头说,等会我给你回个电话过去。王源在他对面坐下,把玩着汪乾桌上的翡翠貔貅调皮的说,“是不是背着我想把我的山水给卖了?”汪乾的心随着王源手上的貔貅一上一下,他用手帕擦擦汗,“我有这能耐还把山水给你干嘛?”王源把貔貅放回原位,“哦?那瞒着我干啥呢?”汪乾一看这架势就知道瞒不住,但却不能真的告诉他是在筹备生日会,于是瞎说道,“我在找路子给王俊凯出道找一个最好的跳板。”王源点点头,“王俊凯能让您老那么费心倒也是不简单哦~”汪乾不知他话里什么意思,就顺着往下说,“这不是我们王总的人吗?”王源摆摆手,“还不是。”汪乾笑了,“迟早是。”王源挑眉,“你怎么比我自己还相信我?”汪乾发出醇厚的笑声,“别忘了你是被我带起来的,我最清楚你的魅力所在。”王源挑眉摇摇头,用手撑着脑袋想了会,突然话题往回一转说道,“今年我生日会?”汪乾到底还是老了,思维不如王源跳跃,绕来绕去便不知所云,以为王源是知道了自己筹备生日会的事情,于是眼睛一闭,“还是瞒不过你的眼睛……”




王源眨眨眼,“什么瞒不过我的眼睛?我是说我生日会的时候推他出道才是最好的跳板。”然后他脸上又挂起笑,“哟,看这意思是在给我筹备生日会呢?”




汪乾呷了口茶,“你是不是故意算计我?”




王源也起身给自己到了一杯,“你说呢?”品了口茶,又说,“你着茶不行啊,上次我回嘉亭,李叔给了我沏了一杯红茶,很不错,回甘慢却留香长,下次我回去的时候给你拿点回来?”




汪乾笑道,“等你下次回嘉亭?”




王源想想也觉得不真实,于是努努嘴没说话。






王源跟汪乾出门吃饭时接到了汪璐的电话,他躲了汪璐一个多星期今天终究是躲不掉了,他也不想让老汪难做,于是松了口让汪璐过来一起吃。两人点好菜又过了三十分钟汪璐才姗姗来迟,王源有些不耐烦,但他却不懂为什么,以前自己处处宠着汪璐都觉得没什么,怎么今天就等了半个小时就会不耐烦?而后又在Anady发消息告诉自己王俊凯的试音时间时立马想通,到底现在是心里装了人,装了事,比起从前,便觉得以前好如空壳,无所事事,便多得耐心。










王俊凯约刘志宏在食堂门口见面,还没等到刘志宏却先等到了王珊珊,她挎着包把王俊凯拽到一旁的楼梯间,“就知道你在这,跟我过来。”




王珊珊东瞧瞧西看看确定没人了才从包里掏出一个崭新的水果机,“喏,公司福利。”




王俊凯接过,看她这般鬼鬼祟祟便觉得定不是每人都有,于是开口,“肯定不是吧,公司福利你要这么鬼鬼祟祟?”




王珊珊没想到王俊凯脑子转的这么快,也没提前想好措辞,只得大脑飞速运转,眼珠子一转,“你是不是傻?你是快要出道的人了,到时候人家看你连个手机都用不上不是抹了山水的面子?”




王俊凯想想确实是这样,正要说随便给自己配一个就行了,但话还没出口,王珊珊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对他说,“少说话,下午试唱。”




王俊凯开启静音模式,直至下午试唱前。












Dancer这首歌讲述了一个人从歌者到舞者的蜕变,整首歌前半部分舒缓平静以安静的清唱为主配上柔软的肢体动作,后半部分主导为激烈的萨克斯曲加上极富力度的舞蹈动作相辅相成,最后变为唱跳相合,整首歌对气息的把握要求极大,尤其是对于接触跳舞还不到半个月的王俊凯来说简直就是钻山塞海,音乐制作人大中曾经建议他换首主打,刚出道时应该先稳,然后稳中求胜胜率才大,这首歌完成的好,便可以一步登天,但稍有差池就会葬入深海。但他告诉他,这首歌对于我来说想要证明的东西已经足够了,哪怕输的一败涂地,倒也不悔当初。




今天只试唱歌曲的前半部分,进入录音棚前,王俊凯用指甲扣着指缝,这是他紧张时的习惯动作,王珊珊注意到,递给他一杯柚子茶,茶未加蜂蜜,稍有些苦,细小的袖子皮随着水一起喝入嘴里,他用牙齿咬碎,微微的苦涩味在舌尖散开,咽下后才从舌根处溢出浅浅的甜味,随后缓缓爬上舌尖。她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紧张,“我儿子就等着在电视上见你呢。”




说起认识王珊珊儿子那实在是巧的不能再巧的事。刘志宏感冒时差遣王俊凯出门给他买薯片,于是就在零食区看见了剪着西瓜头低头抽泣的小朋友,一番了解才知道是跟妈妈走失了,准备带他去服务台发广播寻人的消息的时候正巧听见广播里的寻人消息,“潘奕翼小朋友,你的妈妈在服务台等你……”王俊凯抱起小孩就往服务台走,于是就看见了急的满脸通红的王珊珊。




随后王俊凯收获了第一名粉丝,潘奕翼小朋友。只是在这之前,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他早已征服了另一个人。




王俊凯进入录音棚带上耳机,看着一层玻璃之外的监制做了个OK的手势,才闭上眼唱了起来,低沉又温柔的声音随着话筒进入头戴式耳机,也进入了玻璃外的世界,让所有人耳目一新。




王源来晚了,今天同汪璐一起吃饭简直就是个错误,他们早在一个小时之前就已经吃好了饭,汪璐却非要王源陪着去买香水,连她老爸的话都置若罔闻,拖拖拉拉搞得他心里急躁的要死,但进了公司大门又要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慢慢悠悠的晃去录音棚,又在没人看见时走的飞快,汪乾一路憋着笑,连眼泪都挂在眼角。推门进来的时候已经唱到尾声,王俊凯的声音犹如大提琴般沉稳,声声传进他的耳朵,敲打着他的心脏,录音棚里一有一盏顶灯,灯面积虽大,但照明却很柔和,晕黄的灯光洒在他的身上,像一个笼着轻纱的美好梦境,他沐浴在柔光之中,整个人镶了一层柔软的金色毛边,美好又恬适。他闭上的眼,浓密的睫毛,上翘的眼尾,他的眉眼让自己的目光牢牢的锁定,好似磁石不断的吸引自己靠近。




王俊凯拿下耳机睁开眼时,看见了紧盯着他的王源的眼,四目相对,电光火石。




王源好怕被那狭长的眼夺了心智,也怕那人通过自己眼里遮不住的情绪看出些什么,于是他撇开目光看了眼汪璐。这里的灯光要比里面敞亮许多,所以他能清楚的看见汪璐脸上的红晕和已经呆滞的眼神。他暗想今天真是背到了家,下次绝不与汪璐再多接触,而更要抵制的是她与王俊凯的直接接触。




想起他睁眼时第一个看的是自己,心里倒又有些暗爽,翘起的嘴角在王俊凯进入房间,握上汪璐早早举到他面前的手时被压了下去。




他闭上眼,不想再看。




好在王俊凯是一触即离,在一片赞美声中王俊凯笑的眯起眼,露出两颗虎牙。




操,原来笑开了这么可爱?




王俊凯与王源隔着一道玻璃视觉接触了仅是一秒,却让他觉得好像与平常的王源不太一样,严肃的,冰冷的,恼怒的,勾引的……




等等,王源什么时候勾引过我了?




他还在思来想去自己脑海里蹦出的勾引两字,就听见监制打趣道,“俊凯这音简直不用修啊,看来我们公司要有第二个王不修了,王总可是捡了宝。”




王源环着手臂心说,那是,但到底是不敢表现,他皱皱眉,“你改天还是那给那边看一下,看看有什么需要调整的,严谨一些总归没错。”














试唱听了一遍又一遍,指导老师又一遍又一遍的纠正他的细微不足,一行人从录音棚出来已经是晚上七点,王源让王俊凯回家休息,又从他手里把舞蹈房的钥匙要来,王俊凯不懂他什么意思却也不敢提出异议,把钥匙和洗好的衣服一起给了王源,连同那四百多大洋。王源接过衣服转身就交代Anady备车,一刹那又给老汪使了个眼色,汪乾点了点头便唤闺女赶紧回家,汪璐在王俊凯面前倒也十分听话,跟着王源一起下了车库,王源上车前还嘱咐汪璐,让她赶紧回家别在外面瞎晃悠,惹她爸担心。说完才上车,车门一关,他就摸上自己口袋内的舞房钥匙,交代老刘,“不回家,就在附近逛逛,等汪璐走了就回公司。”




Anady和刘叔交换一个眼色,都没说话只是无声的笑。




红色超跑很快超过了王源的车,刘叔便在下个路口掉头,才下车王源便打了通电话,开口就问,你在哪呢?




王俊凯接到电话的时候是懵逼的。




我下午才拿到的手机上怎么会有王源的手机号?备注还不是王总,而是王源儿???王俊凯不敢胡乱说话,只等电话那头的人语气越来越不耐烦时,才颤颤巍巍的回复,“我在回宿舍的路上。”




王源摁了电梯挑眉,“你还真以为给你放假呢?麻溜掉头回来,我在舞房等你,要出道,还是要过我这关!”




王俊凯在电梯间看到刘志宏和一行人走出来。王俊凯跟刘志宏打了个招呼,又和走在他身边的人点了点头,问他们是不是要去吃饭。刘志宏说是要去吃,还又要赊账。说完又用手挡住自己的嘴对着王俊凯做了个口型,“作怪。”然后用眼神瞟了瞟顾新泽,做了个万分嫌弃的表情。王俊凯这才看见接了一头长发的顾新泽,他本就生的阴柔,上次看到他时头发就不短,不想这次他居然直接去接了一头的长发,看上去好像女人似的。于是他也回了刘志宏一个万分嫌弃的表情。




王俊凯一进舞房就被王源扔来的钱砸了一脸,接着又被王源推到紧闭的舞房大门上,他一手撑在他的头边,对他说,“偷偷塞给你的钱,又被还回来很没面子你知不知道?”




王俊凯知道王源没有他高,也知道他这样肯定很费劲,于是弯了弯腿配合着他的身高,王源抬腿踢了他的腿一脚,没舍得用劲但也够他疼的,“你是没脑子吗?”






///////////////////


切勿拔吊无情QAQ


看来我侄子不是真的想我,因为我差点被他一脚踩死……

评论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