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名字

每天都很烦

幼稚完(二十)、(二十一)

海啸霜:

来啦,一次性两章,1w+,希望你们看得愉快!终于写到我从开坑开始就特别想写的情节了,激!动!


上一章




(二十)


 


王源觉得自己把大好的周末都花费在陪高远选女朋友的礼物上,实在是病得不轻,更令人郁闷的是这家伙晚上和女友订了浪漫的烛光晚餐,自己却只能拎着两个烤红薯回去填肚子。程一衡听说之后非要过来陪他打游戏,顺便给高远还钥匙,王源一想到就觉得头疼,以前他明明和程一衡关系最好,可现在却感觉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呆着自在,真是世事无常。


 


快饭点的时候王俊凯打来了两个电话,他都正好在忙,顺理成章地没有接。


 


雪被清扫到道路两旁,侧边的路灯照下来,将人笼在暖黄色的光晕里。王源把脖子上的围巾往上提了提,遮住了冻到通红的鼻头。他一手插在外套口袋里,一手提着塑料袋,穿过了最后一条车水马龙的街道,晃晃悠悠往小区里走。口袋里捏住的手机微微发烫,明明天气冷得不行,王源却觉得自己手心应该沁出了不少汗水,滑腻腻的。


如果那人再打一个电话来,就立刻接了。王源这样想。


 


北风毫不留情地往脸上刮,天空上没几颗星星,口袋里的手机被掏出来又塞回去,反复数次,依旧沉寂。王源扯着一边嘴角自嘲地笑了笑,深呼吸了一口气,又吸了吸鼻子。


 


想什么呢,王俊凯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腆着脸来找自己和好,他能算个什么啊。


 


还没走到单元楼前,王源便开始提早在裤子口袋里摸高远给他的备用钥匙,再一抬头,他看见门口停着辆挺眼熟的车,全隐在阴影里,看不怎么分明,遮住了后面一棵物业为了庆祝即将到来的圣诞节而提前装饰的圣诞树。没瞅见这两天天天见的五颜六色的小彩灯,还有点不习惯,不过王源也没在意,稍稍眯了眯眼睛,继续晃着袋子里热烘烘的红薯往前走。


 


然后,那辆车的车门就开了,一个身材颀长的男人从上面走了下来。


“……”王源吓得往后面退了两步,一时没管理好表情,傻乎乎地张大了嘴,不可思议道,“我靠,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


 


王俊凯围着一条灰色的围巾,把整个人的气质压得格外沉稳,头发是墨黑色,与阴沉的天空几乎融在一起,显得底下那双桃花眼愈发明亮起来,闪着不知名的光。他关了车门,把手上的东西举起来,不自然地轻咳两声:“这个,给你。”


“哈?”王源保持着一脸懵圈的表情接过了那人递过来的塑料袋,脑子里还没缓过神来呢,就条件反射地拉开了袋子往里面瞄了一眼,“这啥……呃?麻花?”


他瞪圆眼睛,当机了几秒——什么玩意儿?王俊凯干嘛忽然给他买麻花?既然是送吃的,为什么不是送蛋糕送咖啡,送麻花儿是个什么意思?


这人的脑回路还真就像那弯弯绕绕的麻花,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王源把袋子一合拢,扯松了围巾,伸着脖子凑过去问:“怎么了,你有啥事儿找我么?”


王俊凯用手指点了点那袋麻花:“你先尝尝。”


眼神里还有点亮晶晶的期待,像是在等待表扬。


 


王源狐疑地看看王俊凯,又看看手里的袋子,最后慢慢吞吞地拿了一根麻花塞嘴里。味道很酥脆,带着一点白糖的甜,却不腻,恰到好处的香。


是好久没有尝过的味道。


王源挑起眉毛,有点惊喜:“诶你买的这个麻花不错,和学校门口那个好像啊……不过你以前有吃过学校门口卖的小吃么?”


王俊凯低眉,眼神变得柔和:“吃过。”


“你在哪儿买的啊,我下回也去买,我在这儿都没找到好吃的麻花……”王源大概是肚子饿了,很快把一根麻花都吃了下去,一边说话一边不停地咀嚼,脸颊鼓起来一小块,“但是话说回来,你到底来找我干嘛来了?”


王俊凯神色复杂地答:“给你麻花啊。”


“啊?”王源一下被口水呛到,开始连连咳嗽,王俊凯下意识去抚他的背,结果王源像被烫到一样猛地弹开了。他一脸不可思议,睁圆了杏眼,上瞅瞅下看看,也没看出王俊凯到底有什么“阴谋”。可这人一贯坦坦荡荡、不会耍心思,说什么就是什么,难不成真是来给自己送麻花的?他觉得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聪明脑瓜此时有点不够用,只好干巴巴地重复问过的问题:“啊哈哈,谢谢你啊,你这麻花真的不错,在哪儿买的啊分享一下呗。”


王俊凯愣了愣,说:“学校门口啊。”


“哪个学校?”


“一中。”


“一中?我单位就在那边,一次也没见过有卖麻花的啊,哪个门?我只见过卖手抓饼的。”


王俊凯认真地看着他,语气平稳地说:“S市一中,南门。”


“噗!”王源手一抖,腕上挂着的两个塑料袋差点儿飞出去,“你跟我开玩笑呢!”


“真的。”


那双桃花眼一如既往的沉静,深邃,不起波澜。


 


王源呆住了,一时有些消化不了。仔细看看,面前那个人确实有些狼狈,看起来疲惫至极,连向来平平整整的领口此时都有些发皱。王俊凯正微蹙着眉,额前的头发柔软地垂下来,眼睛里还有红血丝,脸色也有点苍白。


王源这下正了神色:“什么时候去的啊?”


“今天早上。”


“你去S市干嘛啊,出差?可是你早上不还在A市吗,也不近啊,怎么还当天来回?开车去的?”


S市离A市少说也有四个小时的车程,来回就要八个小时,整个白天都耽误在途中了。王源在脑子里算了算,就算王俊凯早上送完他之后就立马出发,到达S市也差不多下午两点了,现在大概是晚上七点,这么说的话他也就只能在那里呆上个一小时,一小时能办什么事儿啊!而且他还去买了个麻花!


真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王俊凯面对他这一连串问题,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没多作回答。经这一问,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头脑发热——正常人能干得出来么,开了八个小时的车,就为了买一袋十五块钱的麻花,只因为那人随口的一句话,这不纯属犯病?可是看见王源尝过后惊喜的表情,他又觉得挺满足。这虽然很奇怪,但王俊凯忽然想起他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感受——在王源吃过他新开发的菜色后举起大拇指的瞬间,还有去超市的时候顺手捎回来王源喜欢的口味的薯片的时候。


原来喜欢一个人,是看他开心,自己也忍不住雀跃。这太奇妙了。


 


王源看着王俊凯,眼珠子转了好几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只好说:“你这属于疲劳驾驶了吧,注意休息啊。”


王俊凯笑了笑,说:“嗯,我会的。”


 


他笑起来很阳光,温暖直达心底,像冬日一杯热腾腾甜丝丝的巧克力奶茶。王源看了看就觉得不敢再继续了,手里的麻花明明已经是冷的了,却烫得手心疼。他弄不懂王俊凯是为了什么去S市,也弄不懂他为什么在时间这么紧迫的情况下还给自己买了麻花,甚至专程送过来给他,如果说是为了道歉,未免也太兴师动众了。神奇的是,他最近真的很想念一中门口卖的麻花儿,也不知王俊凯怎么就能猜得这么准,轻而易举攻破他的心防——想来也唏嘘,当年天天能吃到的东西,现在却成了跑遍大街小巷也寻不到的珍馐,就像之前天天能见到的人,如今也成了不可及的念想——尽管于他而言,王俊凯一直都是远在天边,虽然他们曾经可以一起吃饭,一起逛超市,一起打扫家里的卫生,就连各自的衣服都交缠着亲密无间地在洗衣机里滚过几百回。


 


王源把手里的麻花掂了掂,量挺多,仿佛有千斤重。王俊凯就是有这个本事,每每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忘记、快要释怀时,往他心窝子上来一刀,叫他又能念念不忘好一阵子,简直太恶劣了。


口腔里留下的香味久久不散,王源吸了吸鼻子,一时说不出话来。王俊凯也站着没走,看一向话多的他如此沉默,似乎有点不习惯,便主动开了口:“你喜欢吃,我下次再给你买。”


王源抬起眼看他,几乎要脱口而出。


王俊凯,你他妈是不是在追我啊?你真爱上我了?


可他憋了半天,最终也不敢。就当他是缩头乌龟好了,毕竟以前的勇敢也统统化作江水向东流。有过那么多次失败的经历,他现在可能已经不能像从前那样挂着嚣张的笑脸坦然接受自取其辱的刺痛了,是不是年纪越大,神经就越脆弱了?


但王俊凯现在到底是在搞什么啊。真是想破脑袋也难以理解。


 


气氛正尴尬,突然被一阵喊声划破了平静。


“王源儿你上来啊,开战啊等你呢!”


王源猛地一回头。他知道是程一衡在叫他,他回来前跟对方说过一声,那人估计是在窗口看到他了。高远家就住在二楼,开了门往下喊一声,楼底能听得清清楚楚。王源有种直觉,程一衡一定是也看到王俊凯了,才故意这么扯开嗓子喊他。


王俊凯果然脸色一变,眸间的黑色变得更沉:“你不是说没和他一起住吗?”


王源一摊手:“我真没啊,只是一起打游戏罢了。”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我……”这事儿还真没定,王源四顾道,“过段时间吧……高远那舍友还有好久才回来。”


王俊凯顿了顿,还想说点什么,那头程一衡又是一嗓子:“王源儿!”


“来了!催命啊!”也不怕吵了邻居。王源无奈地撇撇嘴,朝王俊凯挥了挥手,就转身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了楼道,没看见对方悄悄握紧了拳。


 


王源害怕再慢一点,就能让离自己不过几步距离的王俊凯听到他难以控制的心跳。那响声实在太大了,又急又快,撞得他胸口都疼。他站在黑暗的台阶上,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把手里的袋子举了起来,凑近闻了闻。麻花很香,光闻着就能想起年少时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好时光。


无论王俊凯是为什么去S市,他能想到特意给自己带一袋儿麻花,这让他又诧异又感动,同时也变得更加迷茫了。他到底应该把王俊凯摆在什么位置上,才能让今后的自己不觉得后悔,不会受伤害?


这题实在太难。


 


一天天临近圣诞节,所有生意人都在绞尽脑汁趁着这个越来越多人开始过的洋节日发一笔财,王俊凯的工作也跟着忙碌了起来,就着几杯罐装咖啡接连加班好几天,忙得什么事儿也顾不上了,一回家就倒头大睡。典典一时没人照顾,只好送到他爷爷奶奶家。虽然爷爷奶奶宠孙子宠得没边,可那边到底没什么玩的东西,老年人的乐趣小朋友也理解不了,一连憋了数日,小家伙闷得要长蘑菇。


多亏了前几日的拼死拼活日夜不休,平安夜那天下午,王俊凯总算抽出了空,把典典给接了回来。小朋友这下兴奋得不能自已,挂在叔叔结实的臂弯上晃了好几下,撒娇地缠着王俊凯一起去超市,给他买圣诞礼物。


王俊凯正巧也想添置些东西,顺便晚上给典典做圣诞大餐,于是很爽快地答应了。进超市前他还给王源发了条“圣诞快乐”的短信,本以为不会有回音了,结果没过几秒,手机就响起了提示音。


——也祝你圣诞快乐哈!


 


看着屏幕上这句语气轻快的祝福,王俊凯仿佛看到那个人亮晶晶的双眼,于是扬了扬嘴角,可随即又变成苦笑。他想,等忙过了这一阵,无论如何也要往前踏出一步了,不管会不会吓到王源。这不上不下的境地,实在叫人太难受了,不管对方会做出怎样的回应,他都认了,反正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他本来就没有害怕的道理。


 


王俊凯挑着新的碗和盘子,典典抓着他衣服下摆,撅着张嘴,不依不饶道:“给我玩嘛,我好久都没玩了!爷爷奶奶家根本什么都没有!”


“不可以。”王俊凯继续盯着盘子上的花纹,看都没看他一眼。


这小家伙,从爷爷奶奶家一出来,就死缠烂打地说要玩手机游戏。在车上的时候,王俊凯心软,就给他玩了一小会儿,结果隔几分钟一回头,便看到小孩儿的眼睛离得越来越近,几乎要粘在屏幕上。手机里传来游戏欢快的音效,王俊凯皱着眉批评他两句,他就好了一阵,可没过多久,又变本加厉。


王俊凯实在很无奈。原本王源在的时候,王子典小同志还经常玩赛车,搭积木,拼拼图,可是那人走了之后,王俊凯不太擅长和他玩这些,玩起来也没有意思,小朋友就开始沉迷手机游戏。随着电子产品的普及,家家户户大概都是如此,反正王俊凯每次去幼儿园接典典的时候,几个小朋友就总在讨论流行的新游戏,于是他也没放在心上。可大概是去了爷爷奶奶家一趟,人给憋坏了,王子典对游戏变得格外狂热,废寝忘食,现在逛着超市也非要玩手机——这叫个什么事儿?这样纵容下去,就算王俊凯能忍,他哥嫂也要把他给撕了。


典典又扯了扯叔叔的衣服,喊道:“给我玩嘛给我玩嘛,我要玩。”


“现在在买东西呢,不是你吵着闹着要来超市的吗?”王俊凯眉毛一竖,眼睛一瞪,严肃的模样还是很有威力的,典典立刻噤了声。但消停了没几分钟,他又卷土重来,抱着叔叔的胳膊撒娇,王俊凯手上的瓷盘差点儿掉地上。


 


这下王俊凯真的有点火了,他把盘子放回货架上,转身弯下腰:“王子典!”


典典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般立正站好,眼睛眨巴眨巴,有点湿润。


“谁让你那样子玩手机的?伤眼睛你知不知道?小孩子能玩这么久游戏吗?”王俊凯觉得自己简直提前当爸,事事操心,偏偏这小家伙随着年龄的增长,还越来越难管,尤其是王源搬走之后,典典就老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你乖乖站着,不要动,听见没有?”


王子典看着神色严肃的叔叔,撅起来的小嘴扁了扁,轻轻颤抖两下,终于包不住眼底两泡委屈的泪。王俊凯见他要哭,心里有点慌,但还是没想饶了这小祖宗——毕竟他也得保持自己在孩子面前的威严,于是继续道:“典典,你听不听话?”


小朋友盯着他看了几秒,最后张开嘴“哇”地哭了出来:“妈妈——呜——妈——”


 


小孩儿哭的时候喊妈妈大概是天性,王俊凯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尴尬,毕竟典典这一哭,周围的顾客全向他们投以注目礼。他叹了口气,刚想把人抱起来哄一哄,小家伙就跌跌撞撞往旁边歪了一步,像是看见了什么认识的人一样,朝着那边跑了过去,嘴里还惯性般继续哭喊着“妈”。


 


(二十一)


 


王源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来超市买点东西,怎么就有个小不点挂着一脸眼泪鼻涕冲进他怀里,还一直高声喊着“妈”。他一脸黑线地把怀里的小脑袋挖出来一看,登时乐了。他抹抹小朋友柔嫩的小花脸,粘了一手的眼泪,笑道:“典典?你怎么了?”


 


王子典哭得抽抽噎噎,鼻子里窜出好大一个清澈的鼻涕泡,又啪地破了:“哥哥,哥哥,呜呜……”


“别哭呀宝贝,你叔叔呢?”王源弯腰摸着他的头发,忽然感觉到前面有阴影,然后一双笔直的长腿竖在了眼前。


他心脏砰砰狂跳,抬起头时却完美地露出个毫无破绽的笑:“王俊凯,太巧了吧,你带典典逛超市啊。”


“嗯……”王俊凯忽然有些局促,他想把典典拉过来,可小祖宗死活抱着哥哥不撒手。


“典典,过来,不要给哥哥添麻烦。”


“我不!”典典仿佛是找到了靠山,竟然敢对着叔叔扬起小下巴,“我不放……不放……”说着说着他又要哭了。


王源摸摸他的头:“典典,叔叔欺负你啦?我们打他好不好啊?”


典典就靠着他哭,王源的大衣是敞开的,小孩儿把脸蛋埋在他深色的毛衣上,闷了好久才用软软糯糯的声音断断续续说:“我不放……哥哥就不会走了,呜,源源哥哥……”


 


两个大人面面相觑,皆是一愣。


王俊凯忽然觉得有些心酸。他侧过头去看王源,只看见一个沉默的侧影。他很少能见到这个样子的王源,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很严肃,很正经,和平时完全不一样。即便在冬日穿了层层叠叠的衣服,这个人依然单薄瘦削得让人心疼。


 


接下来的购物之旅,典典完全拉着王源不放手,最后三个人只能一起逛超市。买完单,王俊凯要帮王源拿满满当当的购物袋,却被后者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他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说:“一起回去吃饭吧,今天买了很多菜。”


“不用了,我和朋友约了去喝酒呢。”


王俊凯皱眉:“你那群朋友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喜欢喝酒,从小到大都一样。”他还记得以前晚自修的时候,学生会就经常抓到那几个家伙躲在操场后面喝啤酒,喝得红着脸打酒嗝,一般来说王源都是其中最清醒的,倒不是酒量好,而是他能克制自己,不会让自己醉得太狠。每回学生会去查,都是王源率先凑过来,用他的伶牙俐齿先忽悠一番,舌灿莲花,滔滔不绝,如果作为主席的王俊凯本人没去,那扎着马尾辫的学习部部长十有八九要红着脸被磨得放他一马。


 


王源对王俊凯的话不置可否,耸了耸肩:“过节嘛。”


“那……你现在想喝咖啡吗?家楼下那个,最近好像有新的甜品,草莓味儿的,你不是喜欢草莓味儿的吗?”


“啊?”王源觉得自己有点神志不清,他瞪着眼睛看了王俊凯好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说,“不必了,有朋友等着我回去呢。”


王俊凯神色一紧,问:“你们几个人?”


“三个啊。”王源有点摸不着头脑,其实本来有五个的,不过一个临时出差,一个变卦去陪他女朋友了,高远这回还算仗义,吵着嚷着要陪兄弟,说和他们一起去酒吧玩,不过其实也是因为他女朋友小雪平安夜有事,不然这样的日子,谁不和对象过啊,满大街都把圣诞节过成了情人节,几个单身狗还要去酒吧买醉,实在凄凉无比。 


王俊凯盯着他,突然问道:“如果我和程一衡选一个,你选谁?”


这下王源整个人都呆住了,他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王俊凯:“你说什么?”


后者知道他听清楚了,于是抿着唇,没有再问一遍。


王源缓缓张口,像是回答问题,其实是喃喃说给自己听:“选?选什么呀……我和一衡,是多年的朋友,可你……”


可你,和我都不是一路人啊。


这个问题到底意义何在?


王俊凯听到他轻声的回答,觉得心口一痛,像有无数看不见的小针扎着,四面八方,密密麻麻,扎得千疮百孔。他低低喘了口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压着难受说:“我送你吧,去哪儿?”


王源愣了愣,没有拒绝:“就回上次那个小区。”


拎着这么多东西确实不方便,反正高远家离超市不算远,就蹭一回呗,反正不是第一次,当省打车费了。


他一边上车,一边琢磨着,没有车确实太不方便,最近加了薪,要不也去看一辆吧。又要租房,又要买车,要用钱的地方可真是太多了。还是应该攒了钱先买房?


 


就这么不着边际地想着,王源竟靠着座椅睡着了。他这段时间工作也不比王俊凯轻松,忙得要死要活,好不容易能出来喘口气。


后面儿童座椅上的王子典小朋友像被传染了瞌睡虫,也歪着脑袋、流着口水进入梦乡,大概是方才哭累了。


 


很快就开到了目的地,王俊凯转头看看后面那个小的,又回过身看看前面那个大的——几乎如出一辙的睡姿。他无奈地笑了笑,却又带着些自己也察觉不了的宠溺。王源斜靠在椅背上,脑袋偏向自己一侧,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毛,眼睛闭起来的样子看上去很沉静,睫毛长长,嘴唇红润,一点儿不像平时那个耀武扬威的小魔王。王俊凯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到眼眶发酸,想起刚才王源的回答,更觉得心里闷得慌。难道是车子里空气太稀薄么?


王俊凯轻轻给窗户开了条缝,冷风吹得他陡然清醒,耳边传来迷迷糊糊的声音:“诶?到了?”


王源坐直身子,解开安全带,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哎呦我去,这么点儿路我怎么就睡着了,不好意思哈,这两天太忙了,没睡好。”


王俊凯依然盯着他不说话,他被看得心里发毛,道了声谢就赶紧开了车门先溜了,隐约听见那人在后面又喊了他几声,王源权当是幻觉了。


 


 


回家之后发现源源哥哥又不见了,典典哭闹了好一阵,还扬言以后再也不睡觉了。王俊凯虎着脸训了他一会儿,又心疼地把哭哑了嗓子的小孩儿抱在怀里哄,最后烤了一整只美味的鸡做补偿,还答应他一定会让源源哥哥回来住,才把人给哄回来。说着再也不睡觉的小朋友闹得累了,最后睡得比平时还早。


直到快零点,王俊凯才懒洋洋地一个人把残羹冷炙都收拾好,拿出手机回了几个朋友掐点的圣诞祝福。有人笑他是还未婚就提前当了“超级奶爸”,都不和兄弟们出来聚聚了,他只能笑一笑作为回应。照顾一个小祖宗显然不是件简单的事儿,好在他已经习惯了,没觉得有什么。而现下猛然生出的几分孤单,大概是因为这半年来,他更习惯和王源一起带典典,哄了孩子睡觉之后,家里也不至于这么安安静静,毫无生气。


可王源还在和他的几个兄弟喝酒。


他还在和程一衡喝酒!


 


王俊凯十分后知后觉,好像此刻才真正意识到浓浓的危机感。程一衡本来就对王源有想法,他们还天天呆在一块儿,难免不会碰撞出什么火花,更何况,今天王源在他和程一衡中间选择的答案,那么明显……


不,这怎么可以?


明明那个人总是顶着一脸揶揄的笑容,说他喜欢自己,说他要追自己,不管他是什么心态说的,说了就是说了,他的心本就该在自己这里。


王俊凯是不知道怎么喜欢一个人、怎么讨好一个人,所做的一切全凭本能,可是如果依旧诸多顾忌,恐怕人都要没了。


 


想到这里,他立马站起身来,捞过衣帽架上的大衣,掏出手机给王源拨号。本以为酒吧吵闹,他可能听不见,谁知还没几秒,电话就接通了。


只是传过来的声音不是王源的:“喂,王俊凯?”


王俊凯听见这个嗓音,有直觉那就是程一衡,眼神当即暗了下来:“你把电话给王源。”


“他喝醉了。”


王俊凯咬牙切齿:“你们在哪里?”


本以为对方不会说,没想到程一衡几乎没有犹豫,就报出了个地址。


 


酒吧里吵吵闹闹,灯光晃得人眼睛疼,音乐也震耳欲聋,闹得人心脏不舒服。王俊凯不习惯地皱着眉,尽量躲避开莫名其妙靠上来的衣着暴露的女人。幸亏王源他们坐的地方离入口不远,很容易找到。


王俊凯刚一看到他们,便火冒三丈——不是说有三个人吗?怎么这儿就王源和程一衡两个人?而且王源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整张脸红红的,睫毛上好像还凝着水汽,灯光昏暗,王俊凯也看不分明。他就趴在桌子上,手里还握着个玻璃杯。


程一衡坐在他身边,看见王俊凯来了,表情很不自然。


 


王俊凯没理他,走过去摸摸王源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耳边喊了两声。醉了的人还未有反应,程一衡倒是先说话了:“王俊凯,我问你,你对王源儿到底什么意思?”


王俊凯抬头瞄他一眼:“跟你无关。”


“哈,”程一衡笑一声,“王源儿他喜欢你这么多年,真是瞎了眼了。”


“你说什么?!”王俊凯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瞬间睁大了眼睛,也不顾风度了,直接探过身子去,一把揪住了程一衡的衣领,“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操,你有毛病啊?”程一衡想要从他手里挣脱,却没成功,怒得红了双目,“什么再说一遍,看你这反应,难道你不知道?你他妈傻?我靠,王源怎么就喜欢上你这么个人,我都替他冤!”


王俊凯死死盯着他,嘴唇发抖。


旁边趴着的王源动了动身子,忽然含含糊糊地高喊了一声:“王俊凯你个王……王八蛋!老子才不要理你!”


“……”王俊凯脸色铁青,程一衡当然也没什么好脸色。


“你真的不知道?”


王俊凯没说话。


“你他妈读书读傻了吧?”程一衡点燃一根烟,“操,要不是高远这家伙被女朋友一召唤就屁颠屁颠走了,王源儿又醉成这幅德行……”


他使劲揉了揉太阳穴,说:“你,你带王源回去吧,他死活不肯跟我走,非要找你,还哭!我他妈就没看见过王源哭成那样!我操!你们俩都有病吧!虽然我不知道凭你这脑子是怎么考上年级第一的,我也特别不待见你,但是……靠,真他妈的……总之,你不对他好点儿,你就——”


王俊凯没理他,直接小心翼翼地把王源扶了起来,对方似乎闻到了熟悉的气息,没有反抗,就软绵绵地任由他扶着,看得程一衡格外不甘。


 


王俊凯搂着醉到不知东西南北的人,不知道王源为什么会在这个大家都欢庆的夜里放任自己喝那么多的酒,也不知道王源是怎样下定决心要与他和过去的自己告别,他只知道自己心里疼得像要裂开了。


王源喜欢他,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尽管是叫人开心到不得了的事,此刻却让王俊凯莫名觉得心如刀绞。


 


回程的路上,王俊凯握着方向盘,一直回想着临走前程一衡说的话。


“你先把他弄回去休息,有事情之后再说。”


“王源说他喜欢你是他做过最幼稚、最无聊的事,他说的没错,每回碰上你,他就没做过正确的决定!但他说从现在开始,他要幼稚完了——希望你清楚他这个决定,也希望你放过他。他说他不喜欢你了,我不过是因为没办法,而你又正好打了电话,才让你带他走。”


王俊凯的心沉了又沉,却还是在走之前开了窗户,朝程一衡冷冷道:“我们的事情会自己处理,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惦记我的人。”


 


即便这样说了,他心里也根本没有底。王源还会继续喜欢他么?他喜欢得这么辛苦。


王俊凯只要想起程一衡讲述的王源曾为他做过的事,就觉得几乎无法呼吸。他一直以为自己足够聪明,可他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他居然能迟钝成这样。他不知道王源从高中开始就喜欢的那个人竟然就是他,更不知道主席台上的高声告白是真心实意,他什么都不知道!他听着那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听着王源是怎样为了他跟家里出柜,是怎样孤注一掷地去了N大,是怎样吃不饱穿不暖还没法跟家里联系……


王俊凯觉得,如果他是王源,此刻大概也心灰意冷地想要放弃了。


自己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竟然伤了王源那么多次。他虽然未曾经历过爱情,但在意识到喜欢上王源之后也难免会有过想象,可他却从来没有料到过,当知道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时,竟然会是这样的痛彻心扉。


更可笑的是,他知道的时候,对方已经准备不再喜欢他了。


 


王俊凯解开领口最上面的两颗扣子,使劲往外扯了扯。副驾驶上的人不舒服地哼哼了两声,面色潮红,脸上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他微微睁开了湿漉漉的眼睛,不满道:“我靠……会不会开车啊,颠死我了,想吐。”


王俊凯腾出一只手来心疼地摸摸他的头顶:“不是车子颠,是你喝多了。”


小醉鬼被他摸得乖顺下来,又闭起眼睛睡觉,长睫毛一颤一颤。王俊凯看了看他,不自觉弯了弯嘴角,桃花眼里满溢深情。


他不知道王源这么多年是怎么过的,是怎样孤孤单单地喜欢着他。他只知道,自己这一个月来的牵肠挂肚已经叫他难以忍受——那八年漫长的光阴,该有多么难熬?要有怎样坚定的感情,才能咬着牙不放弃?自己如果能早一点知道,早一点明白他们两情相悦……


可是世界上没有如果。


王俊凯脑海中突然闪过程一衡说的那一句“他说从现在开始,他要幼稚完了”。可幼稚的人怎么会是王源呢,明明就是他自己,一直自诩成熟的他,竟然幼稚到连自己喜欢一个人都发觉不了——他从高中开始,就看不惯王源的“游戏人间”,看不惯王源那看似不正经的爱情观,听不得王源说着关于他喜欢的人,看不得王源露出悲伤的表情——明明身体上每一个细胞都已经叫嚣着潜意识里绵绵不绝的喜欢,可他自己却浑然不觉。甚至,他还以为对方真真切切的喜欢,都是开玩笑的。


还有比这更幼稚的事情吗,真是太可笑了。


王俊凯心里一抽一抽地痛。


是他该成熟一点,该学着怎样好好珍惜所爱的人。


 


好不容易把人搬进屋里,王源仿佛忽然来了力气,又自个儿歪歪扭扭地跑去酒柜,熟门熟路搜刮出几瓶王俊凯以前收藏的酒来。他霸气十足地一脚踩着凳子,把酒瓶子往桌上一竖,对着王俊凯道:“来!喝!”


王俊凯哭笑不得,拿着热毛巾来给他擦脸:“快别闹了,你喝得够多了,不能再喝了。”


王源盯着他看了两秒,忽然嘿嘿一笑,说:“那你喝呀,我看你喝呀。”他两颊红红的,眼睛一眨一眨,好看到不行,王俊凯一望进他那双含水的杏仁眸,还未喝一口,就好像已经醉了。


最后他也没拗过王源,认命地去厨房拿了个杯子来,他喝酒,王源捧着脸观看。喝到后面,王俊凯可能也有些醉了,觉得眼前朦朦胧胧。他本来酒量还不错,可今天有太多的情绪突如其来地压过来,宛若海啸一般将他吞没,他似乎也撑不住了,浅浅一点酒精就能轻松击败他。


 


客厅里的灯光亮着,把屋子照得亮堂堂,王源拉着凳子凑过来,脸歪着抵在王俊凯面前的桌上。


“怎么了?”王俊凯晕乎乎地笑。


王源眯了眯眼睛,舌头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看得王俊凯口干舌燥。那人又再接再厉地凑近一些,一只胳膊搭上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吹了口气。


王俊凯:“……”


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冒起了火,好像要把周围的每一寸空气都点燃,王源却还在不知死活地靠近,呼吸间带着醉人的酒气。王俊凯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轻轻扶住了他的肩膀。王源整个人一愣,然后乖乖停下了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才垂着眼睛,怅然若失地说:“你真的就那么讨厌我么。那我不缠着你了,好不好?”


王俊凯浑身一震。


那人却自顾自地说下去,越说越伤心:“王俊凯,你就跟我在一起试试呗,我会对你好的,我会一辈子宠你,把你宠上天,不会让你受委屈……”


王源还没说完,就倏地被人一下子勾住了腰。他一时间掌握不了平衡,便重重坐倒在了身侧的大腿上。随后,一双柔软的嘴唇覆了上来,轻轻吮吸。酒味混杂着王俊凯身上熟悉的气息,像海浪,将他层层叠叠地包围。


他一时沉迷,就这样双手搂着王俊凯的脖子,坐在他的大腿上,跟他柔柔地接吻,浑然不觉是梦境还是现实。




TBC




别急,告白会是很正式的~

评论

热度(3585)